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我与学妹的那一夜

我与学妹的那一夜 犹记得学生时代,忙碌於课业,以及毕业前准备。仍然记得学生最重要的一门课题:恋爱学分  那是在夏至,烈日普照大地之时,隔壁教室总有美若天仙地女孩子们。而我们这群黄金单身汉总只能够望梅止渴,一直到天……A同学:「我想找个机会跟隔壁的女孩认识认识。B同学:「哪一个?里面有三个的说..

半朵淫花

半朵淫花 假期结束,归程。  从婺源到景德镇,要颠簸83公里。再换车奔驰百来里,才到南昌。搭机飞往香港要二小时,以前觉得路很漫长。  这回没有心酸,只是二腿间隐隐微痛。很虚,睡得很熟,直到飞机要落地,空姐叫我竖直椅背,还喃喃地念:「不要啦!」站起来,感觉内裤全湿。  我已经是一个,真真正正的..

幸福的路还很远

幸福的路还很远 人生一辈子,常会碰到生命开花,或生命佚失的转折点。其记忆的深度,或因是自己经历、或是陪伴亲友而有不同。  唯独我偏偏不会发现转折点。  一直以为,男朋友稳定,就会上床,相爱就应该会结婚。  一直以为,把第一次给谷枫,我就是他的人,应该会结婚,结果妈妈反对。  一直以为,性爱很..